With sustainable energy technology

We are making a better world

English version
专家论坛

 

节约资源的战略性思考

蔡睿贤院士

  制度安排是实现节约型社会的基础。应改革现行的资源产权管理制度,必须提高国家的资源使用收费,完善资源初始产权分配、使用权交易制度,建立资源开发的后转移支付制度等。应使资源价格反映资源的稀缺性、供求关系,应建立行业的资源环境绩效标准,应提高重点资源能源密集型行业的市场准入标准。

  资源匮乏与浪费并存是世界通病,建设节约型社会是全球共同追求、且远远尚未实现的目标。当前以及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我国同样面临越来越严峻的资源供应的挑战。把实施节约资源作为“十一五”规划中的重要指导原则,足见中央政府对节约资源的重视程度和决心。

  核能、水电、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新型能源的发展,应纳入我国能源战略研究。国家应出台全面、完备的鼓励节约资源的优惠政策和制止浪费资源的严惩措施。

  制度安排是实现节约型社会的基础。应改革现行的资源产权管理制度,必须提高国家的资源使用收费,完善资源初始产权分配、使用权交易制度,建立资源开发的后转移支付制度等。应使资源价格反映资源的稀缺性、供求关系,目前我国的资源和环境基本处于低价或无价状态,不能反映其真实成本,低价的直接后果是无法激励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的行为。应建立行业的资源环境绩效标准,所谓资源环境绩效可以用单位GDP的资源消耗和污染排放进行衡量。应提高重点资源能源密集型行业的市场准入标准。

  通过发展模式选择和结构转变实现整体性的节约,从战略上讲,选择正确的发展模式,可以实现最大幅度的节约。发展模式包括工业化、城市化途径以及消费模式的选择,包括构建节约型的产业结构、区域布局以及基础设施结构。根据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减少污染排放的原则优化产业结构,提高产业准入的能效、物耗和环保门槛,限制或淘汰高物耗、低效率、高污染的行业和企业。

  当前,循环经济已经成为一个尽人皆知的时髦词汇,但是对其的认识和理解存在很大差异甚至误区。应该把循环经济放在建设节约型社会的框架下,把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资源综合利用作为重点;把推进企业清洁生产和废旧物品回收利用作为发展循环经济的优先步骤;开展国家和企业层面的物质流账户分析,以找出发展循环经济的切入点;制定现有循环经济立法相关的实施细则或关于废旧物质回收的单项法规。

版权所有 2006©上海交通大学 能源研究院  沪交ICP备05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