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ustainable energy technology

We are making a better world

English version
专家论坛

 

2020年的中国能源战略

宏观经济研究院能源研究所 所长 周大地研究员

  讨论中国中长期的能源发展战略问题,要从我国的能源需求、能源发展的态势来谈起。现在我国出现一个能源需求快速增长的时期,这两年中国的煤炭、原油、天然气年增长速度非常惊人,都达到两位数甚至接近20%。能源强度出现了上升态势。现在我国能源增长速度超过经济增长速度,去年能源增长速度达到15%,而经济增长速度只有9%多一点。所以去年能源弹性系数达到了1.6%。而且从整个第十个五年计划期间来看,前四年能源平均增长速度将近10%,今年看样子也不会低于经济增长速度。在一个五年计划内,整个五年能源弹性系数高于1,这是过去二十几年来没有发生的新变化。

  高能耗产业导致能源短缺
  在能源高增长、高供应的条件下,我国仍出现了能源短缺,而且是大面积的。 比如,电力持续短缺,今年仍将有大的缺口,去年是缺3500万千瓦,今年可能有2500-3000万千瓦。经济增长是能源短缺的基本原因。我国现在经济增长速度是远
远超过曾经的规划速度,现在出现9.5%、9.7%的增长速度也是超过很多人的意料。 同时在经济界认为很多地方的GDP计算中有可能低估了现在的增长速度。东部要带头实现工业化,西部要崛起,要加速,还要比东部快,中部也不能落后,大家都以高速度的方式在作自己的计划。另一方面是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加速。虽然从全国来看,2020年要达到实现基本完成工业化的过程,但是很多地方都希望能够提前达到,同时在城市化方面的进展引起了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经济结构是趋重的,第二产业发展速度高于其他产业,2004年第二产业比重达到了53%,而且在第二产业里面,工业的速度特别是重工业增速非常快。重工业里面特别是高能耗产品的过热现象也是比较显著,比如黑色冶金、有色冶金、化工、非金属矿、建材、水泥等等,这些都是以20%左右的速度增长。今年一季度,钢材、铝材的增长也是非常快的。
  近年的能源消费高增长是出乎意料的,也增加了能源需求预测的难度。比如说现在中长期能源规划的设想是,我国在2020年的能源需求总量控制在30-32亿吨标煤。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能源弹性大于1,经济保持较高的增长,2020年能源需求量可能达到五十几个标煤,大大超过目标。由于我国采取了一些结构调整的措施和节能的措施,2020年有可能是36亿吨标煤,煤炭的需求是将近30亿吨,石油是6.5亿吨,电力的要求也比较高。这样,石油、天然气的进口压力就比较大了。电力需求在这种情况下持续增长速度也是比较快的,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有可能比较长时间地接近1,现在是达到了1.5。即使以1看的话,2020年我国的发电量有可能达到五亿千瓦时,发电装机能力可能超过11亿千瓦。2020年以后,中国有相当一部分能源需求是不能由现在常规的能源供应来满足的,必须想新的办法解决能源长期的需求短缺问题。

  安全与洁净是煤炭业未来的关键
  世界能源消费总量是100亿吨标油,就是差不多140亿吨标煤,实际上能源需求增长速度相对中国的速度来讲是比较慢的。在发达国家里面只有美国的煤炭相对来讲是比较多的22.5%左右,而且多数发达国家煤炭产量是下降的,欧洲和前苏联的煤炭产量从1983年的20亿吨,降到2003年的11.84亿吨。中国煤炭消费快速增长, 亚太地区由10.98亿吨增长到25.86亿吨。中国煤炭生活消费量占世界三分之一以上,美国约占20%。世界最大的煤炭出口国是澳大利亚,2003年产煤仅3.47亿吨,出口不到2亿吨。
  世界煤炭生产国采储比远高于我国,世界前十位煤炭生产国中有八个国家采储比高于200,最高的是高于400,采储比最低的波兰也高达163,我国仅仅是69。欧洲国家和日本减少了本国煤炭产量。从1990-2001年,德国硬煤产量从0.86亿吨下降到0.32亿吨,英国在10年里要停产,法国也要结束煤炭开采。世界煤炭生产是以露天矿为主的,除我国以外世界各主要产煤国均以露天矿为主,露天矿占总产量的比例美国是61%,印度75%,德国79%,澳大利亚73%,俄罗斯60%。世界各国产煤的采储比是比较高的,因此其死亡人数和中国比较起来都是个零头。
  我国的高瓦斯矿井、高透水矿井占的比例很高,所以煤炭发展前途有很多不确定性,其中资源、环境、社会约束条件还没有进入煤炭生产的硬约束。但是从世界发展的情况来看,中国要搞现代化,还要煤炭变成一个非常落后的产业来支撑城市
高高兴兴过好日子,这是很不对称的。煤炭生产很可能出现瓶颈。有的专家估计,合理的生产上限是20亿多一点,这实际上也是在中国条件下考虑的,如果真要做到基本不死人,那么20多亿吨是难以做到的,真正用300万吨以上的现代化大型矿井生产的煤炭,有人估计是不到10亿吨的。所以煤炭能不能做到安全生产和清洁利用是以后的关键。

  把建设节约型社会作为基本国策
  中国的能源发展战略必须走可持续发展道路,要体现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从生产方面讲!死很多人搞一个产业,这不是以人为本;而且从用的方面讲,要考虑13亿人,甚至14亿人的能源消费问题,而不是少数城市居民的能源消费问题。不能简单照搬发达国家能源消费模式,要重视本地、区域和全球的能源环境问题,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要从中国实际出发解决能源的可持续发展。所以,首先确实要把节能优先的问题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能源发展战略。现在的能源发展规划里面,也已经明确了节能能源的发展方针,改变了重视供应、 轻视对能源需求合理性管理的传统做法。我们认为,应该把建设节约型社会作为基本国策,全社会要树立资源忧患意识,要设定全社会能源消费控制目标,加强节能政策引导。要做到节约型社会的话,就要设定全社会的节能目标,在产业发展规划上要充分考虑能源制约!鼓励节能技术的研发、引进和产业化发展,全方位推动节能。
  要搞多元化的能源供应战略,加大国内能源供应能力建设,包括建设现代化的煤炭工业,尽量开发国内油气资源,加快水电、核电、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积极开展国际能源合作。同时在建设现代化煤炭工业方面,要切实解决煤炭安全生产问题。除了安全管理以外,还要开发适合中国国情的先进煤炭生产技术和相应装备。高瓦斯矿井要搞煤层气,抽放瓦斯到一定浓度以后再下井,一些技术规范要调整。同时要认真解决与煤炭生产相关的环境问题,比如说水资源问题。同时要开发先进的高效清洁煤炭利用技术,特别是煤炭发电技术。是搞超强煤炭发电还是搞IDCC目前仍有争议,我觉得国家应该有比较充足的技术投入,完全是市场的选择以后就可能
出现比较大的技术差距,而且煤炭利用的环境污染控制技术也要进一步开发。所以,煤炭工业问题不单是一个生产问题,而且是整个技术链问题,如果不能升级换代,中国依靠煤炭这一条就有可能受到很多方面的挑战。
  天然气的发展潜力很大,我国要加快天然气能源的建设。同时从发电能源来看,加快核电发展对中国能源有战略意义,1亿千瓦的核电可以替代3.5亿吨煤,包括运输各方面,美国现在就是1亿元1千瓦。法国发展核电的过程中,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从几十万千瓦到6千万千瓦,其中在1980年到1990年发展了4千多万千瓦,而且核电在规模化以后很便宜。通过开发核电市场,加快核电商业化步伐。沿海地区可以考虑以核为主的电力发展,这样对煤炭的压力会大大下降。同时要开拓国际能源合作的新途径,国际能源安全框架要改进,国际的能源合作应该成为中国和平发展和和平外交的组成部分,通过合作能源开发促进经济发展,要开拓一个中国式的促进国际能源开发合作的道路,建立双赢的长期合作关系,来促进地区的能源合作。

版权所有 2006©上海交通大学 能源研究院  沪交ICP备05101